资讯

坚美铝业曹湛斌:在世界面前,为中国铝业争光

|
2024年01月30日 09:09:41
|
230033 浏览
|

如今,已过60岁的广东坚美铝业集团董事长曹湛斌,可以一次性连做超千个俯卧撑。


这是一项枯燥又痛苦的抗阻运动,但能比有氧运动更有效地增强肌肉耐力。10年前,为了对抗戒烟后食欲大增可能引发的肥胖、“三高”问题,保持身体健康,曹湛斌对自己下了“狠手”,开始高强度的俯卧撑锻炼。


能吃苦,是曹湛斌对自己这代创业者的第一评价。1957年出生的曹湛斌,经历过吃不饱饭的童年,第一桶金是和哥哥起早摸黑在市场卖肉赚来的。直到而立之年,他还跟着维修师傅通宵修机台。他所受的教育和经历告诉他,“光有聪明不行,有些事必须是干出来的。”


他熟读重要的政策文件,最喜欢的书是《三国演义》和《红楼梦》。他认为,“经营企业和追求健康一样,都要讲智慧。”


他拒绝被称为“企业家”,即便他一手创立了雅洁五金和坚美铝业两家行业龙头企业。在他看来,“任正非、曹德旺、马云这些,有大智慧大战略的,才称得上是真正的企业家,我就是个企业老板。”


这应该是曹湛斌的心里话。论影响力与知名度,说坚美与华为、阿里巴巴还有距离,这是事实。要说坚美为中国铝材行业作出不少贡献,甚至为中国铝业争光,也是客观评价。毕竟坚美做到了日、美、德等发达国家铝企没能做到的事:让全球著名的10大高层建筑,5座采用坚美铝材。


640 (2).jpg

坚美铝业办公大楼


下海


没有多少人知道,铝型材行业“大佬级”的人物曹湛斌,最初的职业理想,是做一名公务员。


20世纪70年代,高中生还是个“稀罕物”。整个大沥,只有一所高中,2年制,2个年级总共6个班,曹湛斌是其中的一员。


然而在那个还没有改革开放的时代,读完高中的曹湛斌并没有太多的用武之地,毕业后就回家务农了。


1977年是曹湛斌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那年,曹湛斌应征入伍,凭借出色的学习能力和身体素质,第一年进了教导队,第二年就当上了班长、入了党。第三年正准备提干,却遇上部队提干政策调整,“不然可能就多了一个连长、营长,少了一个老板。”曹湛斌调侃。


虽然没能提干,但在部队服役五年里,曹湛斌获得部队七次嘉奖,荣立“三等功”一次。军旅生涯的熏陶和所获荣誉的激励,让曹湛斌踌躇满志,想干一番事业。于是1981年退伍返乡之后,曹湛斌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去寻找应聘“公务员”的机会,可惜不得其门而入。


那一年,被新华社评为“从改革源头唱起的希望之歌”——《在希望的田野上》被创作出来,在中央电视台完成了录制。就像这首唱遍大江南北的歌曲一样,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的第三年,机会与希望的春风,吹遍中国大地。


南海大沥尤甚。大沥本就是商贸往来之地,第一条联通广佛、始建于明末清初的陆路省佛通衢,大部分位于大沥辖内。到20世纪70年代末,省佛通衢古驿道渐渐退出历史舞台,新建成的广佛公路成了广佛交往、南北往来的新纽带。


路通,则物流、人聚、财通。尤其当改革开放的浪潮涌来,时任南海县委书记的梁广大带着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敲锣打鼓到万元户家里“祝富贺富”,也点燃了大沥人奔赴市场经济的热情。曹湛斌的哥哥曹锐斌,就是其中之一。


当时曹锐斌已经是一名个体户,在市场上开档口卖猪肉。20世纪80年代初期,包括公务员、工人在内的大部分工作,月薪大约在几十元上下,曹锐斌一天卖猪肉赚的钱就差不多是这个数。


自然而然的,曹湛斌在兄长曹锐斌的帮带下,一起卖起了猪肉。


那一年,曹湛斌24岁,正式“下海”。


不甘


从24岁到32岁,曹湛斌和哥哥曹锐斌一边在农贸市场里做着猪肉、牛肉的买卖,一边看着家乡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曹湛斌卖猪肉的第三年,大沥人邝锦华、梁灼林等人开办了大沥第一家铝型材厂——谢边铝材厂。


两年后,陈亚海从老家湛江来到大沥闯荡,他从两三个人的作坊开始做废旧金属回收。之后,陈亚海的三个兄弟也不断地加入进来,场地迅速从原来的100平方米扩大至10000平方米。


再一年之后的1987年,另一个大沥人潘伟津买地做起了有色金属加工的生意,并将公司起名“伟业”。


在20世纪70年代之前,国内铝型材产业一直由军工企业垄断,直到80年代中后期,以上述一批在大沥从事废旧五金回收和熔铸的人向产业下游延伸,铝型材加工业才有了民营企业的身影。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他们用简陋的熔炉、粗放的工艺上马,但无一例外赚得盆钵满盈。


那确实是一个只要胆大、敢闯,就有机会的年代。用曹湛斌的话说,“去广州随便拉一些垃圾废品回来,加工一下卖出去都能赚钱。”


“人家行,我们曹氏兄弟为什么不行?”不甘心一辈子在农贸市场里卖肉的曹氏兄弟,在长达两年的思考、摸底和衡量后,兄弟两人经过商议,决定由哥哥留守档口保底,弟弟出来跨界“闯一闯”。雅洁五金,是他们创办的第一家企业,主要做锌合金压铸的儿童玩具和家用五金产品。


于是,用了3年时间,雅洁五金赚了“第一桶金”。但曹湛斌还是觉得差点意思,“不如人家铝材厂赚得多,赚得容易。”


那已经是90年代初期,亚洲铝业、凤铝铝业相继建厂,大沥成为全国铝型材加工制造企业最多最集中的地方,鼎盛时期一度集聚了近200家铝型材企业,镇级销量和出口额排名均处于全国首位。前述所说的另一位沥商潘伟津,在专攻铝型材之后的两三年,企业年营收就已过亿。


再一次兄弟协商后,1993年,曹氏兄弟用雅洁五金赚下的100多万,加上多年经营肉档的积蓄,创立了坚美铝型材厂,正式进军铝型材行业。


那一年,曹湛斌36岁。


非典型性商人


铝型材生产是一个相对高投入的行业,随便一台熔铸炉、一台挤压机就要几十万,加上厂房、工人薪资,两兄弟100多万的资金投进去,也只能保证坚美的基本运转。


自有资金不足,曹氏兄弟将希望寄托在银行贷款。但是地是租的、厂房没有太大的价值,单靠自己,坚美很难借到钱。没办法,坚美选择挂靠当时的凤池乡,由乡来担保,在银行利息之外,收取一定比例的挂靠费。虽然成本高了,但曹湛斌认为,“有钱还是比没钱的发展来得快一点。”


640 (3).jpg

坚美铝业老照片


那个年代,用曹湛斌的话说,就是“生产多少卖多少”。但有意思的是,即便是在不愁销路的卖方市场,坚美依然在一开始就划下了产品质量和品牌声誉的“红线”。


老坚美人可能都记得,在坚美发展的早期,曾经有一批11吨的原材料,生产出来后发现有瑕疵,准备重新回炉重造。但是顾客着急,亲自看过成品后和曹湛斌说,不用回炉,他能容忍这点瑕疵,可以把货直接发他。但曹湛斌拒绝了。


“质量问题我最忍不了,绝对一票否决。”在曹湛斌看来,产品质量出了问题,即便客户能接受,坚美也决不能让一条不合格的铝材出厂,砸了招牌。


1985年,海尔首席执行官张瑞敏砸了76台不合格的冰箱,立起了海尔的质量意识。多年之后,坚美用这一单回炉重造,完成了对员工的质量意识教育,和客户的口碑宣传。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写道: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


从这个角度上看,曹湛斌是一个非典型性商人。他信奉钱要赚得明明白白,赚得心里舒服。90年代末期有个越南的客户,和坚美签了订货协议,给了5万元的定金。但直到合同过期,都没有人来提货。直到三年后,客户再次找到曹湛斌,告知他由于当时身体出现重大健康问题,未能履行合同,请求归还一部分定金。


那是20多年前的越南,5万元人民币,是一笔巨款。而这笔钱已经过了合同期,完全可以不给。但曹湛斌一分不少,将定金如数归还。他告诉客户,“你没有买我的东西,我不能赚这笔不义之财。”


定力


这似乎很矛盾:因为赚钱快且容易,曹氏兄弟创立坚美,闯入铝型材行业。但他们又不甘于赚快钱、赚容易钱。


曹湛斌很清醒,坚美,或者说整个铝型材行业能够快速发展,是吃到了改革开放与中国的人口红利,“假如坚美不是在中国,而是在非洲或者东南亚一个很小国家,有可能做成今天的坚美吗?不可能。”


但光靠外部利好,企业走不长远。市场竞争,优胜劣汰无处不在,要站稳脚跟、要做大做强,就要有正确的战略及与之匹配的战术、科学合理的管理制度、持续不断的创新与优秀的企业文化。更直白地说,就是要有自己的战略定位,以及执行战略的定力。


很多时候,这意味着一次艰难的抉择。曹湛斌清楚地记得,2000年前后,坚美为提升产品质量,准备从日本引进行业内第一条阳极氧化电泳涂装生产线。如果如愿,坚美的产品质量将真正与世界先进水平接轨。但投入也很惊人:10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8000多万元。


但此时,塑钢门窗风突然刮起,全国各地兴起塑钢门窗投资热潮,大有替代铝合金门窗之势。电泳生产线项目是及时叫停,还是继续上马?坚美内部也有很多不同的意见,就连同行都为坚美捏一把汗。最终,曹氏兄弟拍板:上!


640 (4).jpg

坚美铝业氧化车间


20年后回过头来看,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由于上了这条生产线,坚美氧化电泳生产线工艺技术水平、自动化程度和产品实物质量均达到国际领先水平,使得坚美无论在技术上还是在规模上,都迅速与同行拉开了距离,奠定了坚美在行业的地位。


在此基础上,坚美先后建立了世界最先进的熔铸、挤压、表面处理生产线和立式自动成品仓,以及国家认可的实验室。2018年,在曹湛斌带领下,坚美又率先开始了数字化智能化升级改造,建立了行业领先的数字化智能工厂,荣获了“佛山市数字化智能化示范工厂”及四项“数字化智能化示范车间”荣誉,开启了新型工业化之路的新篇章。


成立至今,30年的坚持,让坚美成为国内铝型材行业与国家标准的主要制定者和修订者,也是行业内唯一获得“中国质量奖”与“广东省政府质量奖”的民营企业。截至2023年12月,坚美共拥有各类专利1070件,其中国际发明专利25件、国家发明专利116件。


曹湛斌更骄傲于市场的认可:坚美高精尖工业材产品在新能源汽车、光伏储能、机械装备、5G基站、大疆无人机以及电子电器等高科技领域得到产业化应用,成为华为、比亚迪、一汽、东风、广汽、理想汽车等企业的主要供应商。


在建筑型材方面,坚美连续8年获评中国建筑型材十大首选品牌。全国100强的房地产企业,80%都与坚美有合作关系。全球著名的10座最高建筑,有5座采用坚美铝产品。


“坚美在短时间内取得这些成就,美国铝企业做不到,日本铝企业做不到,欧洲铝企业也做不到,我们做到了。”曹湛斌很自豪。


640 (5).jpg

坚美自动成品仓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且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凡注明来源为“铝加网”的文章,版权均属铝加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需转载,必须与铝加网(电话:18925937278)联系授权事宜,转载必须注明稿件来源:铝加网。铝加网保留对任何侵权行为和有悖本文原意的引用行为进行追究的权利。

全部评论(0
登录,参与评论前请先登录
暂无评论
询盘
联系方式
电话 暂无! 手机 暂无!
联系人 暂无! 地址 暂无!
电话 暂无!
手机 暂无!
联系人 暂无!
地址 暂无!
凤铝铝业展馆首页
来源
发布
加载中....
取消
保存海报 微信好友 朋友圈 QQ好友
提示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