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4008-602-168
资讯中心
铝事聚焦
涂料化工
门窗幕墙
五金胶纤
节能环保
政策法规
市场行情
会员风采
专题访谈
返回顶部
铝加网首页 > 资讯中心 > 铝事聚焦

【专题】谁能坐稳铝进口来源国的第一把交椅?

来源:国泰君安期货 时间:2019-06-12 08:52 浏览次数:27365
分享:
摘要:中国的电解铝产业以庞大闻名,产量和消费都牢牢占据全球50%的份额,氧化铝、电解铝、下游铝加工都自成规模,唯独在最前端的原料端——铝土矿上受制于人。近两年,中国铝​土矿的对外依存度已经从此前的30%快速上升到了40%,且未来预计将继续提升到50-55%。

  【报告要点】

  通过对我国主要铝土矿进口国的政治生态环境的研究,我们发现多数国家的政治生态情况不理想,冲突和动乱频发,示威游行活动也较为频繁,罢工事件甚至影响到铝土矿的正常生产活动。有些国家政治事件频繁发生,国内政治斗争也造成了政局的动荡,不利于铝土矿政策的一致性。有些国家地缘政治事件时有发生,不利于国内社会的稳定。部分国家反华情绪较浓,种族或民族主义情绪高涨,对在当地投资的中国企业有不利影响。

  铝土矿政策方面,除了几内亚的铝土矿投资与出口政策相对友好外,其余各国的政策仍偏紧。印尼、马来西亚曾有过禁矿政策,印尼于2014-2017年禁止原矿直接出口,马来西亚于2016-2019年禁止铝土矿的开采,虽然目前已较此前相对宽松,但总体政策仍偏紧;巴西由于2018年的海德鲁Alunorte氧化铝厂的环境污染事件而收紧了相关政策,加强了相应的管制措施;澳大利亚、印度的税收及其他成本相对较高,不利于海外的投资活动。可以看出,政治生态情况较差的国家(印尼、马来西亚)相应的铝土矿政策也较严,而几内亚虽有政府改组,但保留了该国矿山地质部长,铝土矿政策的一致性较好,该国投资环境也较其他国家更为友好,只不过该国的冲突和内乱也是后期应持续关注的风险点。

  中国的电解铝产业以庞大闻名,产量和消费都牢牢占据全球50%的份额,氧化铝、电解铝、下游铝加工都自成规模,唯独在最前端的原料端——铝土矿上受制于人。近两年,中国土矿的对外依存度已经从此前的30%快速上升到了40%,且未来预计将继续提升到50-55%。这背后是国产铝土矿日益窘迫的供应格局下,矿山受到环保政策与品位下滑的双重夹击,国内氧化铝企业只能舍近求远的无奈之举。在中国主要的铝土矿进口国中,多数国家都发生过冲突或动乱,部分国家还有反政府组织、恐怖组织等不安定因素。中国此前几年主要的铝土矿进口来源国也是因为各国政策的变化,而出现了供应的起伏。可以说,全球主要铝土矿出口国对中国的铝土矿供应有着显著的影响,本文通过梳理中国主要铝土矿进口来源国的政治生态情况,着重于分析其对铝土矿出口政策的影响。

  1.中国铝土矿的进口现状:僧多粥少下的海外突围

  从国内外多家权威机构的数据来看,中国铝土矿基础资源保有年限(即储产比,储量除以产量)远低于全球平均水平。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数据,2018年全球铝土矿基础资源储量接近300亿吨,产量接近3亿吨,基础资源保有年限接近100年;中国基础资源储量接近10亿吨,产量接近7000万吨,基础资源保有年限仅在14年。中国国土资源部的数据也显示,到2017年末中国已查明铝土矿资源储量50.89亿吨,其中基础储量约10.1亿吨。如果按照基础储量10.1亿吨、1.2亿吨年消耗量、矿山回采率90%、贫化率10%来计算,中国铝土矿资源静态保障年限仅有6.8年。如果按照已查明资源储量50.89亿吨、1.3亿吨年消耗量、矿山综合回采率80%、贫化率15%来计算,中国铝土矿资源动态保障年限也仅在26年,远低于全球水平。

  再从全球铝土矿储量和产量的分布结构来看,几内亚储量占比第一,产量第三;澳大利亚储量第二,产量第一;中国储量第七,产量占比却排到了第二,可以看到中国铝土矿市场明显存在僧多粥少的局面。

  近几年铝土矿的国内供应情况又是日益窘迫,除了环保督查、矿山整顿、矿业权出让制度改革等的政策限制产量外,本身国内矿的基础条件也不理想。除广西主要是自采矿,山东全部是进口矿外,山西、河南、贵州等地都以民采矿为主要的供应来源,容易受到外部因素的影响,供应的稳定性较差。目前国内自采矿的比例只占到25%,民采矿和进口矿分别在35%和40%。此外,不管是自采矿还是民采矿,都面临着品位下滑的问题,山西主流矿石品位已经从5.0下降到4.7、4.3、4.0,河南矿石品位更低至3.8。为保证生产入磨铝硅比的稳定性,氧化铝企业被迫增加A/S 6.0以上的高品位矿石采购,去年A/S在7-9以上的矿价最高涨到了1000元/吨,因为国内高品位铝土矿实在太缺。

  在这种格局下,国内氧化铝企业对国产矿的使用占比已经在逐步下降,对海外矿的进口依存度则呈现出上升趋势。根据今年5月下旬海关最新发布的4月进口数据显示,铝土矿当月进口977.1万吨,刷新历史单月进口量记录,同比增幅也是高达68.2%。今年1-4月累计进口3557.8万吨,累计同比增速接近35.9%。去年底国内铝土矿的对外依存度理论上已经上升到50%,今年4月继续攀升到60%上方。按照每月实际使用的需求来看,实际对外依存度应该接近40-45%。目前除了山东铝厂(魏桥、信发、南山)基本完全依赖进口矿外,河南、西南等地的铝厂也在加大海外矿的进口,例如云铝、锦江、神火、万基、开曼、有色汇源、国电投山西等多家内陆企业也开始调高进口矿对国产矿的配比。根据阿拉丁的预测数据,今年国内对进口铝土矿的需求可能会达到7500万吨,我们预计这将使得中国铝土矿的进口依存度上升到50%左右。

  从目前中国铝土矿的进口来源国来看,基本形成了三条梯队。第一梯队:进口规模最大,几内亚、澳大利亚“双巨头”鼎立,印尼随后;第二梯队:规模上次于第一梯队,主要来源国是巴西、所罗门、牙买加、印度、马来西亚、加纳;第三梯队:目前规模较小,但部分矿品质突出,主要来源国是越南、斐济、土耳其、黑山、圭亚那、多米尼加、塞拉利昂。

  这其中,第一梯队的进口规模大约占到总进口量的92%,历年的占比变动不大,但梯队的组成始终在变换。在2014年印尼禁矿之前,印尼矿的进口数量最大,其次是澳洲矿。印尼禁矿之后,澳洲矿一度占据头把交椅,但很快在2015年被马来西亚赶超。此后2016年伴随马来西亚也启动禁矿令,该国铝土矿出口数量锐减。而与此同时几内亚矿的供应开始进入井喷期,近几年进口矿的增量贡献基本来自几内亚,该国目前也已经成为中国铝土矿最大的进口来源国。澳洲进口矿目前排在第二,第三是印尼,印尼在2017年实施出口配额之后,进口印尼矿的数量也在上升。

  近两年海外铝土矿新增的项目也较多,几内亚就有俄铝(Dian-Dian项目)、几内亚动力矿业、法国矿商AMR(销给SMB)、印度阿夏普拉矿商等多个企业分别在开发的多个项目,澳洲也有力拓的Amrun项目、Metro矿业公司的Bauxite-Hills项目,以及塞拉利昂矿业公司开发的某个西非矿。中国企业走出去的也不少,中铝、嬴联盟(新加坡韦立、烟台港集团、中国宏桥、几内亚UMS,对应当地法人企业——博凯矿业公司SMB和赢联盟非洲港口公司WAP)等都在几内亚有开发项目。

  从当前国内铝土矿进口的情况以及海外项目新增的趋势来看,中国对海外铝土矿庞大的进口依赖似乎能够得到保障。但是人无近忧,必有远虑,中国如此高的进口依存度是事实,近几年因为海外国家政策变动导致中国进口来源国的梯队变换频繁也是事实。如果后期海外再次出现政策的扰动,特别是像几内亚、澳大利亚这样的铝矿大国,这是不是意味着中国的铝土矿市场大概率就会成为刀俎下的鱼肉。

  2.中国铝土矿进口来源国的政治生态分析

  2.1第一梯队:几内亚、澳大利亚“双巨头”鼎立,印尼随后

  (一)几内亚的政治生态情况及对铝土矿政策的影响

  几内亚是联合国公布的最不发达国家之一,经济以农业、矿业为主,工业基础薄弱。铝土矿、咖啡、可可和橡胶是几内亚经济的主要支柱,但经济作物开发规模不大,难以同西非其他农业强国竞争。几内亚资源丰富,有“地质奇迹”之称,铝土矿贮藏总量占世界已探明储量的第一位。各种矿产的品位也非常高,除铝土矿外还有铁矿石、钻石、黄金、铜、铀、钴、铅、锌等。

  几内亚国内政局的动乱与冲突较为频繁,枪击事件时有发生。现任总统阿尔法·孔戴是几内亚第一位民选总统,2018年2月4日举行地方选举时,阿尔法·孔戴带领的执政党——几内亚人民联盟单方面表示赢得了地方选举,并以此占据了大多数地方市政委员会的席位,而反对派则不承认选举结果,经常举行罢工、抗议示威活动,相当数量的示威活动演化成暴力事件。另外,基地组织北非分支(AQIM)是几内亚湾地区最活跃的恐怖组织,近年来持续在阿尔及利亚、突尼斯、马里和毛里塔尼亚等国家发动恐怖袭击,后期不排除也会对几内亚政局形成扰动。

  几内亚国内的冲突和动乱不仅影响了该国的政治及社会环境,也殃及铝土矿主产区,对矿区生产活动有明显的冲击。2017年5月,博凯(Boke)铝土矿区发生暴乱,抗议者与警方交火,造成至少一死多伤,生产活动严重受阻。此次动乱主要由电力中断与环境污染引起,当地生活水平始终较落后也是导火索之一。暴乱导致当地SMB公司与CBG公司生产经营受阻,SMB公司总经理弗雷德里克表示:“由于发生暴乱,许多员工无法正常工作,导致我们三个矿区的生产经营部分或全部受阻。”SMB公司铝土矿的年产能可达3000万吨。

  除了矿区的暴乱,罢工和抗议活动也时有发生。2018年5月14日,博凯矿业员工罢工,影响了大约100万吨至120万吨的铝土矿生产。几内亚西部城镇博克以遭受当地居民的频繁罢工和抗议而闻名,2017年的4月和9月博克也出现了类似的抗议活动,也导致了铝土矿的生产中断。

  面对这些不断反复的内乱和罢工,2018年5月几内亚总统决定改组政府,任命新的财政和安全部长等,但保留了Abdoulaye Magassouba作为国家矿山地质部长的职位,因而对矿业出口、投资等政策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总的来看,几内亚政局动荡,国内动乱和冲突较为频繁,罢工事件在铝土矿产区也频繁发生,总统曾改组政府,但保留了国家矿山地质部长,政局变革目前对该国的铝土矿出口、投资政策影响相对较小,但还是需要警惕后续可能发生的政治风险事件。

  (二)澳大利亚的政治生态情况及对铝土矿政策的影响

  澳大利亚是南半球经济最发达的国家,也是全球第12大经济体,农牧业、采矿业是澳大利亚的传统产业。依靠发达的农牧业和丰富的矿产资源,澳大利亚成为全球第四大农产品出口国以及多种矿产出口量全球第一的国家。澳大利亚矿产资源丰富,至少有70余种,其中铅、镍、银、铀、锌、钽的探明储量居世界首位。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大的铝土矿、氧化铝、钻石、钽生产国,黄金、铁矿石、煤、锂、锰矿石、镍、银、铀、锌的产量也居世界前列。澳大利亚还是世界最大的铝土矿、钻石、锌精矿出口国,第二大氧化铝、铁矿石、铀矿出口国,第三大铝和黄金出口国。

  澳大利亚国内政局稳定,法律较为健全。澳大利亚的矿产资源实行联邦和州/领地分权管理:联邦制定国家政策,包括财政、金融和税收政策,外国投资指导、移民、竞争政策,贸易和关税、公司法,国际协议和原住民土地权等;州/领地政府管理和分配矿产和石油财产权,主要指土地管理、调控营业活动(包括环境以及职业卫生与安全),并对生产出的矿产资源征收特许开采权费。除此之外,澳大利亚拥有健全的法律体系,矿产资源勘探和开发全过程,都是严格依照法律展开。澳大利亚与矿产开发利用有关的法律包括《矿业法》、《原住民法案》、《水资源法案》、《动植物保护法案》等,真正做到了矿产资源勘查开采的每个阶段都有章可循、有法可依。

  澳大利亚社会安全整体较好,但恐怖组织事件依然偶有发生。最近的一次恐怖事件是在2018年11月9日,当天墨尔本市中心发生汽车爆炸事件,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宣布对此次事件负责,警方将此次袭击定性为“独狼式恐怖袭击”。除了偶有发生的恐怖事件,澳大利亚国内的示威及罢工游行活动也较为频繁。

  这些事件不仅对社会环境、交通等造成困扰,也对铝土矿的生产活动产生了负面影响。2018年8月8日,美国铝业在西澳州的工人因劳动协议争端开始无限期罢工。工会在声明中称,此次罢工是因美国铝业向澳洲工厂监管机构提请终止现有协议。在此之前,美铝向澳大利亚职场监管机构申请终止当前协议,导致美铝在澳大利亚的3家氧化铝精炼厂和2家铝土矿厂的1600名工人中,约有1500人受到了影响。

  此外值得关注的一点是,近年来中澳关系较为紧张,尤其是在莫里森接替特恩布尔担任澳大利亚总理之后。2019年5月18日,澳大利亚总理大选结果出炉,自由党与国家党组成的执政联盟意外赢得大选,莫里森成功连任,或将继续不利于中澳关系的改善。从2018年8月莫里森政府上台后,曾在一些问题上无视中国政府的反对,延续特恩布尔时期的政策路线,实施遏制中国战略。澳大利亚是第一个宣布禁止华为、中兴作为澳大利亚5G设备供应商的国家,而这份禁令正是莫里森接任总理前、代理内政部长时亲自签发的。澳大利亚还曾阻止华为参与其“国家宽带计划”,甚至阻止华为中标的从所罗门群岛到澳大利亚的海底光缆项目。2019年5月13日,在澳大利亚总理大选进入冲刺阶段时,莫里森以很直白的语言描述了澳大利亚在中美贸易紧张局势中所持的“平衡”立场:美国是澳大利亚的“朋友”,而中国是“客户”。他此番言论遭到一些批评,也引发一定争议。民众普遍预期的工党若赢得大选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中澳关系的紧张局面,然而莫里森的获胜也意味着紧张关系很可能会持续下去。

  另外,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澳大利亚矿业投资方面还存在着一些不利因素:

  (1)碳税的发布使得矿业企业在税收方面付出的成本较大,而新增加的30%资源税极大地增加了矿企在澳大利亚的税收成本;

  (2)在矿业投资人工方面面临矿工短缺和工资高昂的问题,澳政府设立的保护本国劳动力政策也使得中国工人想要获得澳大利亚的工作签证非常难;

  (3)澳大利亚一些州的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成本也通常较大,如西澳洲和北领地。很多中国矿业企业在这方面都吃到过苦头,如中信泰富在西澳洲的铁矿石项目的实际基建成本是成本预算的2倍以上,有些项目甚至由于基础设施投入太大面临着投产即亏损的倒挂境地。

  总的来看,虽然澳大利亚国内政局相对稳定、法制健全,但恐怖组织事件偶有发生,罢工事件频发,曾对铝土矿的生产活动有不利影响。澳大利亚矿业投资方面虽有鼓励的一面,但高昂的成本及资源税对能源矿业等方面的投资活动造成了一定程度的阻碍。最值得关注的一个方面是中澳政治关系仍较为紧张,这也将是澳大利亚对中国的铝土矿出口政策的一个不稳定因素。

  (三)印度尼西亚的政治生态情况及对铝土矿政策的影响

  印度尼西亚(以下简称“印尼”)是一个总统制共和国,实行多党制,2009年大选中,共有48个政党参选,9个政党获得国会议席,民主党为国会第一大党。佐科·维多多于2014年7月当选为印尼总统,2019年5月21日的官方选举结果显示佐科·维多多在大选中获胜成功连任。印尼从独立以来就一直是世俗民族主义国家,但作为全球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伊斯兰教始终是印尼政治的核心要素。由于历史、政治及宗教原因,印尼排华事件频发。1965年与1998年,印尼当地华人曾两次遭受种族清洗和屠杀,这也是印尼华人乃至海外华人发展历程中所遭受的最大劫难。

  印尼国内形势动荡,冲突事件频发。最近的一个冲突事件是2019年5月21日,现任总统佐科成功连任,从而触发败选对手普拉博沃·苏比安托的支持者上街示威,当天印尼首都雅加达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随后演变为暴力冲突。

  印尼国内动荡的政治及社会环境并不是阻碍铝土矿出口的最主要因素,2014年1月出台的禁止原矿出口政策对印尼铝土矿的出口活动造成了巨大影响。印尼的铝土矿产量在全球铝土矿总产量的占比高达19%,曾经是全球最大的铝土矿出口国,但其储量仅占全球储量的3.57%,产量大大高于储量,若长此以往,印尼将面临铝土矿资源枯竭的问题。因此,印尼政府希望通过改变单纯出口资源的方式,鼓励企业在当地进行冶炼加工,一方面提高产品附加值,一方面带动就业和经济增长。于是在此背景下,印尼政府颁布了禁止原矿出口的相关政策。2014年1月12日印尼原矿出口禁令正式生效,未经加工的铝土矿被禁止出口。与我国持续增长的进口量相比,我国从印尼进口的铝土矿占比下降。

  不过,时隔三年后的2017年1月12日,由于禁令的执行导致印尼政府损失大量的税收以及就业岗位,印尼放宽了部分矿石和半加工产品出口限制,涉及铜精矿、红土镍矿、铝土矿,主要是取消镍矿和铝土矿部分出口禁令,允许在一定条件下出口精矿。允许出口的矿山需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30%的冶炼产能必须用于加工低品位的矿,其余可用于出口;二是在5年内必须完成冶炼项目建设,并要通过印尼政府每6个月的建设进度核查,否则将被取消资格。

  除了印尼铝土矿的出口限制政策对我国影响较大外,印尼的排华势力也对在印尼投资的中国企业有不利影响,2019年5月21日-22日爆发的印尼大选暴乱再一次将印尼的排华情绪推向了高潮。印尼官方于5月21日凌晨正式公布2019年印尼总统选举结果,现任总统佐科·维多多赢得选举,击败了对手普拉博沃。随后,数千名普拉博沃的支持者上街抗议并引发骚乱,混乱之中,有抗议人士试图将矛盾转移至华人身上,高呼“反华”口号。与此同时,一些“反华”的言论在社交媒体上蔓延,甚至有谣言称骚乱中的死者是被“来自中国的警察”击毙的。某人权组织的印尼研究员指出,“这些团体,包括普拉博沃和他的许多顾问,都有利用民族和宗教情绪(包括反华种族主义)动员民众夺权的恶名。1998年他们就是这么做的,如今他们还在试图这么做。”

  此次印尼大选中佐科·维多多的对手普拉博沃·苏比安托出生于印尼最富有的家族之一,是印尼现代史上最富权势的前总统苏哈托的女婿,曾任职印度尼西亚的特种部队司令,也是2014年、2019年的印尼总统候选人。他是非常偏执的民族主义者,因涉及1998年印度尼西亚排华暴动备受争议。此次印尼大选暴乱中普拉博沃的支持者多数也受到了民族和宗教情绪的煽动,反华情绪也弥漫其中,这对在印尼投资的中国企业的生产和经营活动非常不利。如果反华势力进一步发酵,或将在一定程度上不利于印尼对中国的铝土矿出口活动。

  总的来看,印尼国内政局动荡,冲突频繁发生,恐怖主义、极端主义严重威胁着社会治安,不利于铝土矿企业的投资与生产。对印尼铝土矿出口影响最大的还是2014年初开始实施的原矿出口禁令,国内政治生态环境的不稳定在一定程度上也加剧了印尼矿业政策在近十年间出现的大起大落。近期印尼总统大选官方结果公布引发雅加达骚乱,社会环境动荡仍堪忧,对铝土矿市场以及镍矿、镍铁等其他市场的扰动也较为明显,不利于矿业投资的平稳运行及出口政策的有效实施。印尼的反华情绪在此次暴乱中也再次显现,总统大选中落选的普拉博沃是偏执的民族主义者,曾被认为牵涉1998年的排华暴动,反华势力若进一步发酵则可能会对我国在印尼的投资生产活动造成不利影响。

  2.2第二梯队:巴西、马来西亚、所罗门、牙买加、印度、加纳

  (一)巴西的政治生态情况及对铝土矿政策的影响

  巴西联邦共和国是南美洲最大的国家,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完整的工业基础,国内生产总值位居南美洲第一,为世界第七大经济体。巴西也是金砖国家之一,是里约集团创始国之一,曾是全球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是重要的发展中国家。

  巴西政党较多,目前执政党为巴西社会自由党,主要反对党为巴西劳工党,巴西民主运动党为军政府时期唯一合法的反对党。近五十年来巴西政治事件此起彼伏,国内政局动荡。1964年,巴西经历了政变,新上台的军政府出了“进口替代战略”,对外建立高关税壁垒,对内依靠国家扶持工业。1985年3月,军政府还政于民。1989年11月15日,巴西举行了近30年来第一次全民直接选举,费尔南多·科洛尔当选总统。随后至今,巴西多位执政总统都爆出贪污腐败案,政坛风波不断。目前执掌大权的是一位极右翼总统,也是巴西自30年前军事独裁让位于文官统治以来的第一位极右翼总统。

  除了政坛危机接连不断地爆发以外,近年来巴西经济也陷入衰退,经济增速明显放缓。2016年,巴西国内生产总值(GDP)下跌3.31%,这是继2015年GDP下滑3.55%之后,巴西经济连续第二年出现衰退,频发的政治危机、持续的经济衰退给巴西社会带来了巨大冲击。

  除了严重的政治危机以及衰退的经济,巴西的社会安全也存在着明显隐患。巴西边界小镇帕卡拉马(Pacaraima)居民在2018年8月18日与委内瑞拉移民发生暴力冲突,帕卡拉马居民攻击委内瑞拉移民营地引发暴动,约1200名移民纷纷越过边界回到委内瑞拉。但大部分委内瑞拉人因为急欲逃离经济逐渐崩溃的祖国,仍冒着冲突风险涌入巴西。虽然巴西在边界加派部队,但移民人潮仍不断涌现。

  在铝土矿的政策方面,2018年发生的Alunorte事件使得巴西政府对造成环境污染的矿业生产活动加强了约束和制裁力度。2018年2月,由于暴雨原因位于巴西帕拉州的Alunorte氧化铝精炼厂的赤泥泄漏进入附近的河流,造成当地水源和土地的污染,巴西帕拉州环境可持续发展秘书处(SEMAS)向挪威海德鲁公司发出了Alunorte氧化铝公司减产50%的指示,并指出海德鲁公司应停止使用位于Alunorte氧化铝厂西侧250公里处Paragominas铝土矿的两个尾矿坝之一。今年5月20日当地法院于星期一通过刑事诉讼解除了Alunorte氧化铝精炼厂的生产禁令,允许Alunorte在运行一半的产能后提升至正常生产,但尚未就新的赤泥堆存区(DRS2)的禁令作出决定。

  总的来看,巴西的政治危机频发、经济持续低迷、社会治安较差,这些因素均对巴西国内铝土矿的投资和生产活动有负面的影响。2018年的Alunorte氧化铝厂赤泥泄露事件也使得巴西政府对铝土矿的环保政策趋严,对铝土矿生产活动的管制也更加严格。

  (二)马来西亚的政治生态情况及对铝土矿政策的影响

  马来西亚是一个新兴的资本主义国家,在1990年代经济突飞猛进,成为“亚洲四小虎”国家之一。目前,马来西亚已成为亚洲地区引人注目的多元化新兴工业国家和世界新兴市场经济体。马来西亚矿业以锡、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为主。马来西亚实行多党制的政党制度,但实际实行的却并非典型的多党制,而是一种由几个政党联合组成政党联盟执政的制度,注册政党有40多个,主要分成三个阵营——希望联盟、国民阵线、和谐阵线。

  马来西亚紧张的种族关系由来已久,马来人占据了该国人口的三分之二,并一直在政治和社会中扮演领导角色。华人占人口比例的四分之一,但拥有明显多于其人口比例的财富。马来西亚在1964年和1969年都曾发生过反华暴动。在马来西亚,游行示威也时有发生。

  马来西亚的矿业管理较为严格,马来西亚联邦宪法指出国土委员会对矿业、农业、林业或其他目的的全联邦土地的利用问题负有促进和管理的基本职责。国土委员会制定的国家土地法指出,“国土范围地上、地下的所有矿产和岩石矿物,除已被处置外均要置于州政府的管理之下”,目前,在拉布安岛和吉隆坡直辖区联邦土地、沿海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的一切矿产资源所有权归联邦政府,其余各州的矿产资源归州政府所有,沙捞越和沙巴州在海域矿产资源所有权方面也享有一定权力。联邦政府和州政府通过有关的条例行使各自管理矿业的职能,并对固体矿产和油气矿产实行不同的管理方式。

  矿业开采方面,马来西亚政府自2016年1月15日起全面禁止铝土矿开采活动,开采禁令的起因主要是非法开采及排污行为对地区河流及近海造成严重污染。禁令实施的三年后,马来西亚政府宣布2019年3月31日到期以后不会延长开采禁令。虽然未来铝土矿的开采及出口活动将恢复,但仍将通过新的作业标准以及更严格的执法行为加以约束。

  总的来看,马来西亚的种族关系紧张,反华势力盛行,游行示威时有发生,国内的政治斗争扩大至社会大众,政治环境不太乐观。马来西亚的矿业管理较为严格,自2016年初全面禁止铝土矿开采,直到2019年3月底结束开采禁令,期间对马来西亚铝土矿的开采及出口有明显影响。与印尼类似,国内政局的不稳定也加剧了马来西亚对铝土矿开采政策的不确定性。

  (三)所罗门的政治生态情况及对铝土矿政策的影响

  所罗门群岛是南太平洋的一个岛国,位于太平洋西南部,属美拉尼西亚群岛,是英联邦成员之一。所罗门群岛是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大多数人口依靠务农、捕鱼和种植为生,国民经济以种植业、渔业和黄金开采为主,大部分制造与石油产品依赖进口。该群岛矿产资源丰富,有铝土矿、镍矿、铜矿、金、磷酸盐等矿藏,已探明铝土矿储量5800万吨。历史上,所罗门群岛的种族冲突不断,武装政变也有发生,政治骚乱、示威游行活动也频繁出现。

  铝土矿出口政策方面,所罗门国内对于限制铝土矿直接出口的呼声并不低。2015年5月,所罗门群岛政府发布公告称限制PT Mega Bingtang Borneo公司在伦内尔岛(RennellIsland)上开采铝土矿资源进行出口。2017年8月,所罗门群岛议员公开指出,Rennell-Bellona省铝土矿不经加工直接出口会导致该国损失巨大。议员指出,所罗门群岛出口6万吨铝土矿矿石,仅能获得400万所元(约合52.6万美元)的收入,即除了收取6%的开采费用分配给政府、土地主和资源主外,其他94%的收入均为矿产公司所有。如果将铝土矿在本国加工成氧化铝再出口,将获得至少1.9亿所元(约合2500万美元)的收益,如果进一步深加工,将获得至少2亿所元(约合2570万美元)的收益。议员们呼吁所罗门群岛政府应该出台相应政策保护其矿产资源。

  所罗门的铝土矿从2016年9月也开始受到山东几大铝厂的青睐,该国矿石虽然含水量较高,但胜在铝硅比高。不过,后期所罗门的出口政策也是一个风险点,不排除会重蹈印尼和马来西亚覆辙的可能。

  (四)牙买加的政治生态情况及对铝土矿政策的影响

  牙买加为加勒比海第三大岛,旅游业、矿业、农业是牙买加的国民经济支柱,其中铝土矿的开采冶炼是最重要的工业部门。牙买加的自然资源主要是铝土矿,储量约25